快捷搜索:

秦子然右脑做“表演者”左脑做“表演指导”

  《演员的诞生》是最近两年电视综艺节目的排头兵,除了节目本身和参与的演员们,影视行业的幕后工种“表演指导”也因此走到了台前,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对于很多科班出身、表演经验丰富的演员来说,“表演指导”与“表演者”的身份并没有冲突。比如《演员的诞生》的表演指导刘天池曾出演过《黑洞》《父母爱情》等热播影视剧,2018年10月在北京天桥剧场首演的剧戏音乐剧《杨月楼》的表演指导是杨立新。在去年热播的青春爱情剧《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中,表演指导和班主任刘新霞一角都是由演员秦子然一人担任,她将大脑一分为二,一方面完成个人戏份,另一方面则在短时间内指导男女主演学会了演戏。女一号沈月从最初不清楚机位在哪里,到表演获得各方认可,只用了大约两周的时间。

秦子然右脑做“表演者”左脑做“表演指导”

  “触电”原因:剧本好、演员感觉到位

2017年3月,由热门小说《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正式开机。在这部青春爱情剧中,秦子然首次触电全新身份,出任非表演专业科班出身的男女主角沈月和胡一天的表演指导老师。早在7、8年前就曾先后有《夏日乐悠悠》《太极》等电影剧组邀请秦子然担任表演指导。“我都拒绝了,我那时的想法是,要么去剧组拍戏,要么就好好在学校教书。这次之所以接受了《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的邀约,除了是因为受朋友重托,也还有其他原因。”秦子然称自己在看剧本的时候一边读一边笑,被这个又甜蜜又青春的故事打动了。同时因为职业习惯秦子然一边看剧本,一边在脑海中出画面。“沈月和胡一天的身高差特别大,男孩很帅很有气场,女孩特别邻家,没有明星范儿,他们一起出现在我眼前的那个画面和那个甜甜的故事一下子就对上了。”剧本打动人、演员的感觉很对,于是秦子然欣然接下了表演指导的任务。进组两三天后,制片人又提出秦子然非常合适剧里班主任的角色,向她抛出了另外一根橄榄枝。作为中国传媒大学表演专业的老师,秦子然的这次本色演出可谓水到渠成。

秦子然右脑做“表演者”左脑做“表演指导”

  指导原则:抓住演员特点、配合导演需要

在《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之前,沈月有过两次出演配角的经历,一部是科幻古装剧《颤抖吧,阿部!》,另一部是革命历史剧《秋收起义》。到了《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时,她一下子变成了女一号。“不同的老师在做表演指导时有不同的手法。在学校教表演,我会想在大学四年中我要怎么教,每个表演元素要释放到什么程度;进组做表演指导,就不是我要做成什么样、而是导演需要我做成什么样,要以导演和整个剧组的要求为标准。”最初秦子然给沈月排了几版戏,在当时的情况下,已达到了沈月的极限,但导演杨龙不置可否,并询问是否还有其他可能。于是秦子然静下来开始思考导演到底想要什么。“导演想要的,演员自身带有的,加上我的理解、在我的范围能给她锦上添花,三位一体才会好看。”沈月最大的特点是清澈透明的大眼睛,秦子然从这里出发,将其定位为没有攻击性的邻家女孩,“她没有漂亮到惊艳,跳舞唱歌什么都不会,但很多人都会从这样的人身上找到自己的影子,大部分的女孩都也会喜欢她。她的眼神中没一点杂质,完全是一个高中生。”

秦子然右脑做“表演者”左脑做“表演指导”

  教学过程:用心观察细致启发

在挖掘沈月表演潜力的过程中,秦子然无时无刻不用心观察这个女孩的一举一动。“有一天我捕捉到了她朗读剧本时做出的一个惊讶的表情。我问她,你刚刚为什么要这个样子?这就是’行动三要素’——目的、行为和结果。”秦子然从这个偶然的表情入手,教沈月如何组织行动。“首先要清楚镜头在哪,分别对着你身体的哪个位置,离你近的一定是拍你的特写的,面对这个镜头时,你的表情要细腻,不要夸张。远处的镜头是拍你的半身或者全身的,你可以在肢体上夸张地做动作”;“演对手戏的时候,不一定非要面对着对方,可以一边做着点什么事,一边说话,不经意地看对方一眼,把话递过去。甚至可以背对对方,他不习惯在你后边说话,就会绕到你前边,这样所有的机位就都是对你有利的,你要想办法去调动对方,把你的脸留给观众”。秦子然因地制宜、边拍边教,“最初的一周每天拍完戏,晚上我就会带沈月去机房看剪辑师剪片子。她从最开始连机位在哪都不知道,到大约两周的时候,她已经基本找到感觉了,我也不再需要盯着监视器看她的站位了。她很灵,理解能力强。”《致我们单纯的小美好》之后,沈月先后主演了《流星花园》和《七月与安生》,戏路越来越宽,事实再次证明秦子然的专业判断,“沈月,有天赋。”

秦子然右脑做“表演者”左脑做“表演指导”

  身份延展:担任制片人,深度观察影视产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